返回

暗戀的他成了我室友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張揚是個體育生,長的帥且高冷,我追了很久都冇追到他。

這事兒被同樣喜歡他的何湘湘知道了,挑釁我的時候失手將我推下樓梯陷入了昏迷。

等我再次醒來,卻發現張揚成了我的室友!?

看著這些個血氣方剛的男大學生

我隻想說一句: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

1

“你死纏爛打也冇用,張揚不會看上你的。

何湘湘擋在樓梯口,雙手環胸,居高臨下的看著我。

我看了看手上提著的肉包,心中憂傷:一會兒涼了該不好吃了。

我不想與她爭執,企圖插縫鑽過去。

我左晃她左擋,右晃她右擋。

我歎了口氣:“我都冇追到呢,你急什麼?不還有機會嘛。

她不屑的看著我說道:“你不配追張揚,我要你放棄。

放棄?

體育生帥的那麼多,像張揚這種清心寡慾的可不多,我就是衝的那股禁慾性去的,你叫我放棄?

我擺了擺手:“冇得商量,除非他成你男朋友。

我欲意上樓不再理她,誰知何湘湘一把掰過我的肩膀。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話音剛落,我被她掰的腳下一滑,手上的肉包子飛了出去,我從樓梯上摔了下來,後腦勺一陣鈍痛。

我迷迷糊糊的看著她慌亂的樣子,嘴上含糊不清的說道:“我的,肉包。

說完我便暈了過去,剩下的事我就不清楚了。

我睡的迷迷糊糊,耳邊卻隻覺得嘈雜。

一把溫熱的水甩到了我的臉上。

“萬裡,怎麼洗著洗著還睡著了?”

哇,好雄厚的聲音哦,充滿了男性獨有的荷爾蒙氣息。

等等?男人的聲音?

我猛的睜開眼,個個赤身**的男人映入我的眼簾。

我去!亂花漸欲迷人眼啊!怎麼會有這麼多裸男!

我的腦袋好像宕機了,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不是從樓梯上摔下去了嗎?怎麼還摔到男人窩了?

不行不行,不能看不能看,會長針眼的!

我秉持著道德準則,自覺的閉上了眼,猛然一個轉身。

“咚”一聲,我的腦袋撞到了一個什麼東西。

一個又軟?又硬的東西?

我悄咪咪睜開一隻眼,對上的是白嫩而又壯碩的……胸肌?!

誰的胸肌?

再往上看,終於看到了來人的真麵目。

我敲!張揚!

他竟然一絲不掛的站在我的麵前!

我的眼神開始遊走……

不行不行!我瘋狂搖晃我的腦袋。

灣黎啊灣黎,你不能趁機占人便宜啊,你這跟女流氓有什麼區彆。

我為自己做了好幾遍心理建設,這才收住了心中的底線。

“你為什麼一直閉著眼?”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了進來。

我支支吾吾,我不知所措。

“我……我……我眼睛進水了,睜不開。

突然一塊毛巾扔到了我的頭上。

“擦擦。

我趕緊拿毛巾擦了擦臉,上邊還有張揚沐浴露的味道。

擦完後,我隻敢漏出一隻眼睛看著他,生怕他又罵我。

“洗完了麼?一起回去?”

回去?回哪去?

我一把扯下毛巾,疑惑的看著他。

他見我紋絲不動,問道:“你不回宿舍麼?

“我跟你回宿舍?”

我難以置信的重複了一邊他的話。

這什麼意思?我怎麼連中文都聽不明白了?

突然,我意識到一個很嚴重很嚴重的問題。

剛纔被著香豔的場景迷了眼,我現在纔想起來,張揚他有個室友,名字跟我差不多,叫做胡萬裡。

萬裡……萬裡?萬裡!

我他媽現在是胡萬裡?!張揚是我室友?!

我下意識低頭朝跨間看去。

頓時眼前一黑,差點滑倒在地上。

張揚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我,眉頭微皺:“你怎麼了?”

我嘴唇顫抖,像是見到了可怕的東西。

我,怎麼,能帶把啊!

2

我鬼使神差的跟在張揚後麵,宿舍樓裡不少男生都冇有穿上衣,非常自在的走著。

每走一步,我都得深呼吸一口。

我抬頭看著張揚的背影,不得不說,體育生身材就是好,看他平時清瘦清瘦,衣服下麵竟然怎麼有料。

不一會兒,我們就到了宿舍門口。

張揚把門一打開,自顧自的走了進去,而我這腿,是怎麼也邁不開步子。

一屋子的男人,叫我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怎麼進去啊。

張揚發覺我還站在外麵,邊套衣服邊說:“你看什麼呢?進來啊。

“哦哦哦。

”我連忙點了點頭,做了一番心理建設之後,畏縮著頭進去了。

我掃視了一圈,大概找到了萬裡的床位,放下洗漱用品。

張揚的床位就在萬裡旁邊,頭對頭。

我無意掃向張揚的桌子,眼角瞥見一個熟悉的手編玩偶。

我記得,這是我硬送給張揚的生日禮物,冇想到他竟還留著。

“這個玩偶是?”我不自主指了指那個玩偶。

張揚對麵的那個男生轉過頭來,搶先說道:“啊,你忘了?這是隔壁師範那女生送的老鼠啊,我第一次見人送老鼠當生日禮物的?”

說完不由的嘻笑了起來。

我看著那嘴臉,恨不得在他臉上邦邦來兩拳。

什麼老鼠,這是本姑娘辛辛苦苦編的兔子!網上那教程我學了很久的好吧,你見過怎麼可愛的老鼠?

我剛想反駁,卻有人快我一步。

“這不是老鼠,是兔子。

我驚訝的看向張揚,他將那兔子往裡麵挪了挪,正色向陳江糾正道。

張揚是在幫我說話?維護我送他的禮物?

真是見了鬼了。

平時他可是看都不看我一眼的,要不是我臉皮又厚心又大,我早就躲角落嚶嚶嚶哭起來了。

陳江似笑非笑的看了張揚一眼:“行行行,兔子兔子。

張揚也不再理他,自顧自做起自己的事來。

我以為最窒息的是成為了張揚的室友,冇想到,最痛苦是每天早上七點起來的晨跑啊!

我渾渾噩噩的跟在大部隊後麵,上氣不接下氣,隻覺得此時此刻我的腦袋嚴重缺氧。

想當初自己跑個八百米體測那都是用了半條命的,按他們體育生的進度,自己不得噶過去。

其他人遠遠看去,隻能看到一個一米八幾的肌肉壯漢,嬌弱籲籲的跟在一群血氣方剛的體育生後麵。

好在胡萬裡的硬性條件不錯,哪怕芯子是個嬌滴滴的女子,還是拚著氣跑下來了。

等跑完,我已經一屁股坐在地上了,由於腿上都是肌肉,隻覺得又酸又脹。

我痛苦的嚎叫著,連滾帶爬的撲倒在張揚身邊。

張揚見我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皺眉問道:“你怎麼回事?怎麼累成這樣?”

我揚起頭看著他,見他微微喘著粗氣,胸口上下起伏,一副熱了個身的樣子。

“一千五百米啊大哥,整整一千五百米啊,你怎麼能說出這種不負責任的話?”

聽到我的哭訴,他更不解了。

“這不是平常訓練的量嗎,你第一次跑?”

我當然是第一次跑了!

但是我生生的把話壓下去了,我怕我把真話說出來,給他嚇出毛病來。

我正腦海風暴,瘋狂的想要找補,這時一個身著長裙的女孩子羞答答的朝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她撩了一把耳邊的頭髮,羞怯的將水遞給了張揚。

張揚見狀朝我這邊挪了挪,冷聲道:“謝謝,我不喝。

女生怔了證,開口道:“這不是冰的?”

水不是冰的,但張揚是冰。

我遂歎氣,冇想到我的競爭對手那麼多,不過一想到他對其他女生也是這幅愛答不理的模樣,我就放心了,最起碼我還有希望。

陳江聞聲趕來,一把搭住張揚的肩膀:“我家阿揚人氣就是高啊,哥哥我也冇水喝,不然就給我吧。

我不由拍了拍胸口,抑製住我體內的翻江倒海。

這人怎麼能怎麼油膩,就跟在豬油裡泡過似的

女孩嫌惡的看了陳江一眼,轉身拿著水跑了。

“嘖,怎麼跟上回那麼小碎花一樣,跑那麼快,我的魅力不行嗎?”

“誰?哪個?還有誰給張揚送過水?”

3

我機敏的從地上爬起來,警覺的湊到陳江旁邊問到:“哪個小翠花?”

“……”

陳江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萬,咱實在不行去看看耳朵吧。

我瞪了他一眼:“不是你說有個小翠花給張揚送水的嘛。

“我說的是……算了算了。

”陳江擺了擺手,一副不願意跟我糾結這個問題的樣子。

我想接著追問,卻見陳江的目光透過了我,看了看我的身後。

他努了努嘴,一副看戲的表情:“你也不用羨慕有人給張揚送水,這不,給你送水的來了。

我順著他的目光朝背後看去,見一個身寬體胖的妹妹朝我這邊走了過來,礦泉水瓶在她的手裡顯的格外的嬌小。

我吞了吞口水,不敢確定:“你說的該不會是……”

“萬裡,給你。

妹妹夾著聲音,怯怯的將水遞給了我。

我站在那裡不敢動,是真的不敢動。

畢竟,第一次有女孩子給我遞水。

我的肩膀不知道被誰推了一下,一個趔趄撞向妹妹。

“愣著乾嘛呀,人家給你遞水呢。

我僵硬的擠出一個笑容,顫巍巍伸出手,接過了妹妹的水。

聲音從心中打顫出來:“謝……謝……”

妹妹尖叫一聲,嬌羞的捂著臉跑了。

我看著她奔跑而去的背影,半天冇緩過神來。

“這該不會是,我的追求者吧?”

張揚和陳江兩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了。

真是要了命了,事情怎麼一件比一件離譜,我擇偶的性彆卡的很死的啊!

一天的訓練結束,我如狼似虎的奔向食堂,挑了幾個最愛的菜後開始找位置,發現張揚一個人坐在角落默默吃飯。

真是天助我也。

自從換了男兒身,接近張揚方便多了。

我把餐盤放下,笑著跟他打了個招呼,他朝我點了點頭示意了一下。

我心中樂開了花,張揚第一次冇有冷冰冰的拒絕我。

坐下後我便專心的挑起了菜,不得不說,這個學校的食堂真的很愛放蔥跟香菜,偏偏我最不喜歡的就是這倆。

我挑的認真,卻感覺有道目光一直注視著我。

我抬頭,發現張揚停了筷子一直看著我。

“原先也冇見你怎麼討厭蔥跟香菜啊。

我心中咯噔一下,真是大意了,魂過來了,生活習慣還冇改過來。

我抿了抿嘴說道:“今天不知怎麼的,突然就不那麼想吃蔥跟香菜了。

“哦。

張揚也冇追問,繼續吃他的飯。

我鬆了口氣,怎麼爛的理由,他居然都信。

吃完飯我跟張揚一同回了宿舍,一進宿舍,他就開始脫衣服。

我下意識驚呼:“你乾嘛?”

他疑惑的看著我:“準備洗澡啊。

“哦。

”我默默的低下了頭,朝宿舍門口走去,“那我先出去,你脫。

手臂突然被一股力量抓住了,張揚目光炯炯的看著我,看的我心慌慌。

“都是男人,有什麼好避諱的。

我心中呐喊。

不不不啊,你是你是,我可不是啊,我是如假包換的黃花大閨女啊。

轉而話到嘴邊:“你說的,也對。

我溜回自己的位置坐下,下意識的側過身,用餘光瞟到了張揚的位置。

不得不說,張揚的線條和形體是真的完美,不會過分誇張,一切都恰到好處。

後麵一陣窸窸窣窣,半晌聲音傳來:“今天出了那麼多汗,你不洗洗?”

我隻覺得頭皮一緊,洗澡這事兒,對我來說可太難了。

身體上的壓力過去了,心理上的壓力可是怎麼都過不去。

這一下叫我來個性彆轉換,從前進的是女浴室,現在你叫去血氣方剛的男澡堂,你叫我怎麼受得住啊。

我支支吾吾,想找個理由搪塞過去,下一秒張揚就把毛巾扔到了我頭上,催促道:“快點,一會兒人該多了。

我一狠心,一閉眼一咬牙,麻利的拿好東西跟在張揚後麵。

洗澡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次修行。

也許是來的早的緣故,這次澡堂的人並冇有那麼多,我全程閉眼利落的衝完,便急急穿好衣服在門口等著張揚。

冇一會兒張揚也出來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