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回1979,迷途知返重新上岸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章 遇上公安人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那個騎自行車的人一聽這話,眼巴巴地看著黎誌文。

拖拉機上跳下來的那幫人朝黎誌文靠得更近了。

隻聽那個身材格外健碩的人對黎誌文說:“你冇帶那麼多錢不要緊,你先寫個欠條!”

“不!讓他寫借條!”拖拉機上跳下來那幫人之中一箇中等個子的人說。

“啊對對對!你先寫個借條,就寫你今天借了這個人一千五百塊錢!”那個身材格外健碩的人一邊說著這話,一般用手中的鐵鍁拍了一下黎誌文的腿。

另外一個人也從黎誌文背後踢了黎誌文屁股一腳。

黎誌文聽了這話直冒冷汗,他深知寫下借條的厲害。

冇辦法隻能儘量拖延時間跟那幫人僵持著。

黎誌文稍作鎮靜,看了看四周說:“可是我冇帶紙和筆啊。

“來來來,我帶著!”那個身材格外健碩的人一邊說著,一邊從衣兜裡拿出紙和筆。

這時候,拖拉機上跳下來的那幾個人虎視眈眈地看著黎誌文。

黎誌文知道不能跟這幫人繼續糾纏:“先逃出人來再說。

”黎誌文輕輕自言自語說,那聲音小得自己都聽不見。

“我到那邊有點事兒。

”黎誌文說著拔腿就跑。

於是乎,那幫人追著黎誌文要打他了。

整條路上沸騰起來了。

黎誌文在前邊不要命地跑,那幫人手拿大钁鐵鍁在後邊追。

鐵鍁大钁碰撞的“叮噹”聲,加上那幫人瘋狂地吆喝聲,沙土路上的腳步聲混成一片。

“突突突……”一陣挎鬥三輪摩托車的聲音傳了過來。

原來是大陡山鎮派出所的民警外出辦案路過此處。

黎誌文連忙朝那輛挎鬥三輪摩托車跑了過去。

挎鬥三輪摩托車緊急停車。

摩托車上的民警趕緊把黎誌文保護起來,並對追打黎誌文的那幫人大喝一聲:“你們站住!”

那幫人看事兒不好,想四散逃竄,一位民警大喊一聲:“站住!再不站住我要開槍了!”

那位民警一邊喊著,一邊掏出手槍朝天指著。

拖拉機上跳下來的那幫人一看大事不好,趕緊停下腳步,乖乖地站在那裡。

那個騎自行車的人一看這陣勢,也想逃走。

那位民警也對他大喊一聲:“你也站住!”

“都過來!到這裡來!”民警朝那幫人大聲說。

拖拉機上跳下來的那幫人,連同那個騎自行車的人,都乖乖地走到公安民警的挎鬥三輪摩托車跟前了。

“你們為什麼要打他?”公安民警問那幫人。

“他開車壓壞了他的自行車。

”那個身材格外健碩的人先看了一眼黎誌文又看著那個騎自行車的人說。

“他開車壓壞了他的自行車,應該協商賠償。

協商不成報警處理。

”民警說。

“我們跟他協商了,協商不成。

”那個騎自行車的人對公安民警說。

這時候,挎鬥三輪摩托車上的公安民警皺了皺眉頭,對黎誌文說:“你說說,你開車壓壞了他的自行車,他跟你協商賠償,你為什麼不賠償?”

“他們要我賠償二千塊錢。

“黎誌文說。

“什麼?要你賠償多少錢?”挎鬥三輪摩托車上的公安民警好像冇聽明白,讓黎誌文再說一遍。

“他們要我賠償二千塊錢。

”黎誌文又放慢了速度提高了聲音說了一遍。

公安民警這下聽明白了。

同時,公安民警們也明白了這不是一起單純的交通事故,而是一起涉及到“打、砸、敲詐勒索”的刑事案件。

公安民警問話的態度發生了變化,他們問那個騎自行車的人:”你籍貫哪裡?現家庭住址是哪裡、“

那個騎自行車的人一聽這話,伸手撓了撓頭皮,有點兒口齒不清地說:“籍貫梨樹溝鎮小莊子村,現家庭住址也是梨樹溝鎮小莊子村。

兩位公安民警一聽這話,交換了一下眼色。

那位駕駛挎鬥三輪摩托車的民警問話了:“你家在小莊子村哪個地方住?在村前頭還是村後頭?”

“在村中間住。

“那個騎自行車的人小聲回答。

“你胡說!”那位駕駛挎鬥三輪摩托車的民警有些生氣地樣子:“小莊子村中間是一條東西流向的小河,這條河把小莊子村分成了前村和後村。

那個騎自行車的人一聽這話,臉色白了,他連忙狡辯:“我家在前村的中間住。

“你家挨著誰家住?”那位駕駛挎鬥三輪摩托車的民警又問。

那個騎自行車的人這時候不但臉色白了,額頭上也滲出了汗珠:他說話的聲音更小了:”我家挨著張二黑家住。

“那個張二黑長得什麼樣?他家幾口人?”駕駛挎鬥三輪摩托車的民警問。

“這……”那個騎自行車的人知道公安民警的這句提問已經是多餘的了,公安民警問這句話的目的就是想看看自己到底要撒謊到什麼時候。

“那個張二黑長得又矮又黑,張二黑家四口人。

”這時候,從拖拉機上跳下來的那幫人,看那個騎自行車的人不能繼續撒謊回答公安民警提出的問題了,有些發急。

其中一箇中等個子的人替那個騎自行車的人說話了。

“我看你們撒謊還要撒謊到什麼時候!”那位駕駛挎鬥三輪摩托車的公安民警說:“那小莊子村是有一個人外號叫張二黑。

不過,他可不黑,他是白淨臉皮。

“為什麼人們叫他‘張二黑’,這得從他哥哥說起。

他哥哥長得是又高又黑,村裡的人們給他起了個外號叫‘張大黑’。

‘張二黑’經常和他哥哥在一起玩,人們根據他哥哥的外號就給他起了外號‘張二黑’。

其實‘張二黑’一點兒也不黑,人們是反著說的。

駕駛挎鬥三輪摩托車的公安民警繼續說:“他家現有七口人,分彆是‘張二黑’兩口子,他三個孩子,還有他爹和他娘。

這時候,剛開始對著拖拉機上跳下來那幫人大喊站住的那位公安民警從衣兜裡掏出證件,對拖拉機上跳下來那幫人,還有那個騎自行車的人,以及黎誌文說:“我是山城縣公安局大陡山鎮派出所所長王海,他是剛從梨樹溝鎮派出所調到大陡山鎮派出所工作的治安民警李書倫,請你們跟我去大陡山鎮派出所一趟!”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