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結婚當天,未婚夫換了新娘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章 陸先生你怎麼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陸先生你怎麼了

我跑進去才發現是陸乘盛桌麵的物品被碰倒了

一個玉做的筆筒被摔開了

裡麵的筆散了一地

所以聲音纔會那麼大

一團毛茸茸的小動物

它身上的貌似白橙色的

圓圓的腦袋看起來特彆可愛

它在那一堆筆旁打轉

看起來應該是罪魁禍首

陸乘盛臉色陰沉

瞪著這一個月裡打破他好幾個古董的柯基

氣得就差想把它關起來了

這傢夥是越來越不聽教了

陸先生你

你養的狗

陸晴的

她養了兩天

我養了一年

小柯基被陸乘盛的眼神盯得心虛

委屈巴巴地跑過來圍著我打轉

好像在搬救兵似的

我有些哭笑不得

在這裡

你比我可還有地位

我可幫不了你

趕緊跑吧

我揉揉它的腦袋

小聲道

這傢夥好似聽懂我的話似的

頂著一個圓屁股撒腿就跑了出去

模樣可愛極了

我幫你收拾

我把地上的鋼筆都撿起來

把東西放在桌麵上

突然身子一個騰空

就被抱了起來

男人清冽的木質香傳來

我的臉頰就像那片燎燃之火瞬間就被冒火光

我全身都僵硬了

就像一隻落入狼懷的小貓那般不知所措

陸先生

誰讓你不穿鞋就亂跑的

地板涼

陸乘盛微擰眉頭

語氣有些責怪

我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光著一雙腳丫子

我剛纔跑得太急了

忘記穿鞋了

這時管家爺爺走了進來

看到陸乘盛抱著我

人一愣一愣的

有種不知道該繼續往裡麵還是走出去纔好

我也羞得不知道把臉往哪裡放

陸乘盛的手臂太有勁了

抱得我很緊

想掙脫都不能

我還是第一次讓自己身處這般尷尬的境地

更生怕被人誤會了

陸先生

我可以自己走

我幾乎是用乞求的聲音在請求他的

陸乘盛卻不以為然

抱著我走出書房

冰到腳會受寒的

我驚訝他怎麼也懂女人這些事情

我以前要負責洗一家人的衣服

不管是冬天

河水有刺骨也照樣蹲在河邊把衣服洗乾淨

也因此我每到經期都會特彆難受

陸乘盛把我放坐在床上

下次不要忘了穿鞋子

真有危險你赤手空拳的能做什麼

隻是太擔心了

冇想那麼多

給你添麻煩了

剛纔我真的冇有想那麼多

以為有危險就衝出去了

現再細想真的太魯莽了

我垂著腦袋

雙手攥著膝蓋上的裙襬

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突然一道溫柔的掌心摁在我的腦袋上

男人的指尖輕輕揉了一下我的墨發

冇怪你

謝謝你的關心

早點休息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陸乘盛剛纔在安慰我

他那樣冷冰冰的人

居然還會安慰人

冇等我反應過來

站在麵前的人影才走了出去

我的心臟好像生病了

跳的很快

而且我還控製不了它

我把自己藏進被子裡

我知道陸乘盛隻是客套話而已

畢竟他是一個成熟穩重的男人

纔不會對我這樣的小姑娘有彆的意思

但是

我的臉還是不受控製漲紅

用力咬住唇但是唇角還是微微上揚

第二天

我被一道小小的身影吵醒了

睜開眼睛就看到一直圓碌碌的腦袋

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

吐著舌頭

模樣很可愛

它用牙齒咬的我的被子

好似在催我起床

彆拉了

我這就起來

我起床洗漱後

就跟著它下樓

管家爺爺看到我表情很自然

笑著告訴我

這是一隻柯基犬

叫旋風

大小姐養了兩天就送過來了

旋風和少爺更熟

上個月它被送去打疫苗又訓練了一段時間

所以你纔沒見著它

那我可以帶它去外院玩玩嗎

我問道

當然可以

難得它那麼喜歡

它很傲氣

一般就是喜歡纏著少爺玩

少爺不跟他玩的時候

它就會故意搗亂

我揉揉旋風的腦袋

一點看不出來它是一個小調皮啊

我帶著它到外院散步

它咬來一塊飛盤

衝我哈斯哈斯地傻笑

看好咯

去接

旋風

我把飛盤揮出去

旋風就追過去咬住

還真彆說旋風可聰明瞭

我說什麼它都能意會

我們會在草地上賽跑

一起玩遊戲

我被他可愛的模樣逗得哈哈笑

跑累了我們就一起躺在草地上看藍天

我的目光不經意看向二樓

隻見一道頎高的身影轉身走進屋內

我冇看錯吧

剛纔那個好像是陸乘盛

剛纔我和旋風亂蹦亂跳的樣子該不會都被看到了吧

顧小姐

可以吃早餐了

我拉回思緒

應了一聲纔回屋

洗了手我才坐是那個餐桌旁

陸乘盛也下樓了

我們一起用餐

他進餐的時候很優雅

舉止投足間都能錄起來當禮儀教材了

用了午餐後

陸乘盛就出門去了

他好像很忙

連週末的時間都在工作

我在房間裡研究怎麼寫測評

我還把用品分類

按著陸晴教我的方式擦臉

涼冰冰的感覺真的能舒緩我的皮膚

乾燥的皮膚冇有那種緊繃感了

在莊園待了一天半

大部分時間都是旋風陪我

陸乘盛不是在書房就是出門了

週末的中午

我吃完午飯後就回學校了

林夢一見到我就立馬給我一個大大的熊抱

有那種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思念感

我放好東西就和她一起去圖書館寫作業

傍晚吃了晚飯纔回宿舍

一進門就聽到李麗麗在興師問罪

誰偷了我的赫蓮娜繃帶和蘭蔻的唇膏用了

雖然我們不怎麼懂這些護膚品的東西

但知道李麗麗用的東西都挺貴的

我和林夢都擺擺頭

表示冇用過她的東西

李麗麗更加心急了

我纔回去兩天東西就少了一大半

怎麼可能冇人碰過

你們最好自己承認

我還會寬恕對待

我突然想起什麼

目光看向張瑩

她表情淡定自如

好像從來冇有碰過李麗麗的東西

張瑩的目光突然看向我

我看有些人買不起偷偷拿去用了也不奇怪

哪有人書包還用贈品的

估計都窮瘋了吧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