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為報複表哥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我灌了一大杯啤酒,視線隨意地落在了門口揹著吉他的男人身上。

而後屈起手指,輕輕釦了扣桌麵。

「我要說我十八歲那年就偷偷去做過親子鑒定,你信嗎?」

白牧星撇了撇嘴,明顯不信。

就像我也不信,時隔半個月,居然會在這種場合再次見到許爍和黑T鼓手。

白牧星比我還驚訝。

因為今天的局,是圈裡某個很有話語權但很傻逼的朱姓孫子組的,邀請的也自然是圈內有頭有臉的人。

我不知道許爍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但看到姓朱的傻逼朝許爍揮起拳頭時,身體本能反應,使我迅速抓起手邊啤酒瓶子,朝門口跑了過去。

白牧星一把拽住我,「乾嘛?彆惹事兒!」

「你不是笑話我追不上許爍嘛。」我甩開他的手,痞氣地頂了頂腮,「英雄救美,他說不準就會感動的以身相許呢。」

最主要的是,此刻的許爍,心情看起來好像不是很好。

……

可我顯然又低估了許爍。

想象中的拳頭被許爍輕飄飄躲了過去,他冇還手,隻是從吉他包裡拿出一份合同,淡然地擺到了朱總麵前。

語氣不卑不亢,「十場演出的尾款還剩五萬六冇結,麻煩今晚務必結清。」

我及時刹住腳步,豎著耳朵在一旁偷聽起來。

朱總嗤笑道,「五萬六?你手鑲金了還是你們樂隊手上鑲金了?」

「像你們這種三流樂隊能攀上我的品牌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了,人嘛,獅子大開口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骨頭幾兩重,夠不夠格。」

「要不是沈驍求我,老子根本不稀得用你們。」

「要麼滾,要麼……啊!靠!」

酒瓶落下一瞬間,朱總異常淒厲的嚎叫聲也隨之響起。

我麵無表情地扔掉剩下的半個酒瓶,漫不經心甩了甩手腕。

在眾人驚愕不已的視線中,朝許爍走了過去。

「收款碼,我替他付。」

許爍微微一怔,黑T鼓手則快速掏出手機,打開了收款碼。

到賬叮咚聲響起,我抬了抬額。

「冇事的話你倆先走唄。」

許是氣氛太過詭異,黑T鼓手冇多說什麼便拉著許爍轉身離開了。

「站住,老子話還冇說完!」

我不著痕跡瞥向朱總,隻一眼,他便主動閉上了嘴。

然後,畢恭畢敬地給我倒好酒...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